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森月靈 | 11th Oct 2006, 00:57 AM | 歌聲旋律 | (321 Reads)

  早前你所說的重要朋友,原來是你的未來妻子。

  然而,在那時候,你因為將我變成她,所以才叫錯我的名字?又想到我是否一直也是她的代替品?你是否從一開始都沒有喜歡我?一切也只是我一廂情願嗎?思緒百感交集。此刻很想見到你,問你所有事情,將一切清楚解決。

  到達街道,發現你。見到你凝望那個墓地。那刻想到最初認識你的時候,看到你用悲傷的心情看著它的記憶。

  記得你曾說那個墓地是為鄰家的寵物之死而葬,但其實那是為她而葬的吧!

  我沒有叫你,你也沒有發現我在你身邊。時間一直逝去,直至黑夜來臨,你才意識到我的存在。

  你沒有動聲,我也沒有,我們互相注視著對方。那刻,時間像停止了,空氣間變得寂靜起來。

  片刻,你打破寂靜的環境。
 
  「對不起...我想我們做回朋友吧!」你突如其來的一句話,令到我發呆了...

  「這表示著...什麼呢?」我沒想過你會這麼說,而我又不肯接受現實,又說:「是否我做得不好?」

  樣子很傻氣,讓你感到不忍。

  「...對不起,我們分手吧!」一把很溫柔的聲音,竟然會說出巨殺傷力的話來。

  "鑽"...我腦裡的聲音只有這些...

  你說完後,靜靜的離去,只淨下孤獨的我...我的淚不受控制的從眼框裡滲出。

  頭很痛...很痛...不想去思考,不想去接受現實...這是真的嗎?

       §        §         §

  自從那次以後,再沒有見到你,你像在空氣間消失了。

  是在避開我?還是我們的聯繫再不會連接嗎?地平線終有一天破滅嗎?

  之後,一直尋找你的蹤影也找不到....直到現在也是。

  叮噹...叮噹,門鐘響起,讓一切所思念的事情全部也拉回現實。

  很長的一段夢,讓自己感到疲憊。然後,轉身走向門前。

  「請問河內友紀在嗎?」一名男士問道。

  「我便是...」見到前方的男士,確實知道並不認識他。

  「妳好,我是快捷速遞的職員,這裡有一封掛號信是給妳的,煩請簽收!」他拿出一份文件然後說道。

  我便好奇的簽下,然後看著信封,醜陋的字讓我想不起誰寫,且又找不到寄信者是誰,然後便立刻打開信件,看個究竟。

§信的內容提及§

友紀:

  首先我想對妳說對不起,然後便說出我突然消失的事宜。

  我相信不說自己的名字,妳也估計到是誰了!另外,我也深信,當妳看到這封信時,我已不在這個世界了!

  曾經對妳說的一切謊話,真的對妳不公平,然而,我真的很高興能夠認識妳。

  早前曾說街道的墓地是為鄰家的寵物離世而葬的,但其實那是為板本雪之死而葬。

  其實板本雪是我的未來妻子,記得在數月前,我約她上街期間,得知她發生嚴重車禍。

  那刻讓我陷入困境,也在去醫院時,不停告訴自己有奇蹟發生。然而,醫生告訴我,她已沒有生命氣息--死亡。而且,還告訴我小桂樹之死。

  小桂樹是我們的結晶品,原本在早前計劃在下月結婚同時,也得知她有了我的小孩子。

  之後,以為一切也感到幸福時,便發現所有盼望也變得絕望,世界像沒有色彩,所有東西也幻滅了。

  每天也沒有記憶的生活著,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。有天,我想到要去尋死的時候,讓我見到妳,妳像是一個天真活潑的女孩子。從妳身上,不其然感到舒服。

  之後,還得知妳的名字和她的名字是一樣。那刻想到,是上天賜給我的另一段情嗎?

  隨即將妳變成她,讓我覺得雪仍在世上,她沒有死去。

  原本一直也是這樣認為,但當在店舖裡,我叫錯妳的名字,然後,妳變得不信任我同時,讓我發現妳和她是兩個人,不能共存,也不會是一樣的。
  
  那刻,我發覺,妳不能取代她,而她也不能取代妳。妳有妳的優點,她也有她的優點,更本是兩個獨立個體。

  然,我相信一切已太遲了,因為之後,我得知自己早前患的病再一次復發,而可能只剩下一個月的性命,想到這裡,我思考良久才決定和妳提出分手。

  我知道說後,妳會感到傷心、會哭。然而,我不想讓自己成為妳的負擔,所以,自那次以後,妳不會再見到我,而我也不會讓妳見到我,故此,我去了遠方休養,直至死時仍在那裡。

  現在,想向妳說:「我曾喜歡過妳,然而,我想是時間關係,讓我們不能重遇、甚至相愛,但我真的很幸運能認識到妳!謝謝!」

  我願未來若有機會再相遇,我相信我們是一對很恩愛的情侶...

  再見。


  看完信件,發覺眼前已變得模糊,我的淚水不停覆蓋信紙每一處,讓它變得濕淋淋似的。

  真傻...

  心中的一句,結束一切思念。

  繼日的日子,在報紙的某個專欄上刊登一連串的連載故事,那便是靖蓉的《街道》。


【全篇文】